当前位置:首页 > 乔丽萍:15年 用心改变“老大难”社区


2017“山西最美社区干部”候选人系列报道之乔丽萍
15年  用心改变“老大难”社区

 

  ○个人简介
  

  乔丽萍,女,49岁,晋中市榆次区安宁街道纺配社区党总支书记、居委会主任。个人曾获得“山西省五一劳动奖章”“山西省最美社区干部提名奖”等荣誉。社区曾获得“全国民主法治示范社区”“山西省五星级基层工会”“山西省巾帼文明岗”“山西省充分就业星级社区”等荣誉。

 

乔丽萍工作中

 

  “大妈,您家的情况我知道。”“您说的卫生费是多少?”“一年60元?”“我们一定尽力和物业协调,给您免了。”“您放心吧。”
  6月6日上午9点,记者来到晋中市榆次区安宁街道纺配社区便民服务大厅时,社区党总支书记、居委会主任乔丽萍正在接电话。她的嗓门很高,语速却很慢,就像和年迈父母说话的子女。
  挂掉电话,她过来招呼记者。“你们过来了,快坐下,快坐下,喝点儿水。”她的语速快了一些,嗓门也降了下来,让人感觉很是亲切。
  一旁的计生员闫婷忍不住打趣地说:“这就是我最佩服她的地方,跟老人、跟年轻人说话,语气都不一样。”
  15年来,乔丽萍一直就是这样,努力做好每一件小事,用心改变着这个榆次有名的“老大难”社区。
  

 入户调查留下深刻记忆


  来社区工作前,乔丽萍已经在家“坐”了很长时间。那时,她是榆次市毛纺织厂的挡车工,因为单位效益不好,只能下岗。一天,送儿子上学时,她看到了招聘居委会工作人员的公告。“那时候觉得居委会就是大妈们给人开介绍信的地方,可我实在是想找个工作,要不然就被淘汰了。”经过笔试、面试,2002年10月,乔丽萍成为纺配社区居委会副主任。
  纺配社区面积0.56平方公里,有17个居民住宅小区,常住居民2711户6765人,党员246人。可这17个小区包括山西纺织机械公司、榆次市工业用布厂等6个破产企业的家属区,涉及居民1000多户。破产企业多,下岗职工多,困难居民多,给社区建设管理带来诸多难题。
  社区初创,首先要调查摸底。社区的6名工作人员,晚上入户调查,白天整理资料,一干就是4个月。“大多数居民家都是晚上才有人,我们只能晚上去。那时候,很多人都不知道社区是干吗的。晚上一个陌生人去敲门,很多人都把我们当成骗子。遇到脾气好的还好,把你拒之门外;遇到脾气差的就麻烦了。”乔丽萍说,她曾被人一把推出去,摔倒在楼道里,还曾被精神病人抓头发、吐口水。
  一开始她很委屈,“为了300块钱的工资,真不值得。”随着工作的深入,乔丽萍渐渐找到了成就感,“别人需要三五次沟通,我一次就行了,走到哪里,大家都认识我,跟我打招呼。”
  但让乔丽萍记忆最深的,是一个人,是一个定格的画面。“入户调查时,我认识了宫秀霞老人,那时她已经快80岁了,是个独居的空巢老人。我就经常给她送些东西,陪她聊会儿。她也把我当做亲闺女,有好吃的给我留着。我最忘不了的是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乔丽萍的泪水涌了出来。
  过了一会儿,乔丽萍平复了一下心情,接着说:“每次我走时,她都要送我,我把她摁在床上,不让送。她还是要坚持站起来,挪着小脚,走到家门口,靠在门框上向我一直挥手。我也一次次回头,向她挥手,一直到看不见她……”说着,乔丽萍的眼泪又一次夺眶而出。
  2015年,92岁的宫秀霞老人去世了。直到现在,乔丽萍还是会不经意间走到老人留下的空房门口,还是会经常想起老人靠着门框挥手的画面,还是会忍不住流下眼泪。
  

  心里惦记着社区的贫困户
  

  讲完宫秀霞老人的故事,乔丽萍突然想起一件大事。“昨天给姜福生买了一件衣服,因为开会没顾上送过去。”她稍作解释,就带着记者出门了。
  “王师傅,你等一下,跟你说个事。”刚走了不远,迎面过来一个骑着电动车的老人,乔丽萍连忙叫住了他。两人谈了一会儿,挥手告别。
  “我那会儿不是接了个电话吗?是山纺机小区的张福兰老人打来的。她80岁了,老伴刚去世,生活很困难。物业要收一年60元的卫生费,她让我帮忙问问能不能免了。刚才的王师傅就是物业上的,我跟他说一下,事情能解决一件是一件。”乔丽萍向记者解释道。
  姜福生住在山纺机小区的一间平房里,门前堆满了塑料的、玻璃的空瓶子,这是他唯一的维生手段。姜福生眼睛一级残疾,还患有脑梗;老伴心脏也不好,收入极低还要看病吃药,家庭贫困。
  67岁的姜福生正坐在门前的一张光板旧床上听收音机。“福生,我来了。”离着五六米远,乔丽萍就开始打招呼。姜福生一瞬间就通过声音分辨出客人的身份:“乔主任,你又来了,快,屋里坐。”
  “天气暖和了,怕你没有夏天的衣服,我给你拿了一件。”乔丽萍从手提袋里拿出一件还没有开封的白衬衫。“你对我太好了,帮了我十几年,给我送大米白面,给我钱,还给我大衣、棉鞋。”姜福生拉着外套的衣领,感激地说。
  从姜福生家出来,乔丽萍开始征求记者的意见:“新兴矿业小区的郑琪老人要搬走了,我想顺路去看看,以后怕是很难见到她了。平时太忙,你们来采访我才请了假……”
  郑琪老人今年91岁,是个“老八路”。老人住在一楼,但楼宇门内外各有三四级台阶。“就是因为这几级台阶,把老人逼走的。”乔丽萍郁闷地说:“老人腊月摔伤了右腿,因为台阶不方便出入,她儿子要带她搬到有电梯的地方住。”
  来到郑琪家门口,老人的儿子赵滨湘开了门,乔丽萍连忙快步走到卧室的床边,按住正要起身的老人。原来,她是怕老人起来迎接她,老人还是坐在了床边。“您的腿怎么样了?”乔丽萍大声问。“不疼了,走路不行。你说,我搬走还在你这社区吗?”老人双手拉着乔丽萍的手问。“不在了。”乔丽萍回答。
  “我搬走还在你这社区吗?”“我搬走还在你这社区吗?”不到10分钟时间里,同样的问题,老人又问了两次。乔丽萍只能一次次地回答:“不在了。”赵滨湘无奈地说:“我妈这是舍不得走,可不走不行啊。”
  告别时,乔丽萍一再叮嘱老人:“年纪大了,一定要注意身体。我妈也是前两天摔伤了……”她不让老人送,老人硬是下了床,拄着拐,走到了客厅,看着她出了门。
  

  81岁老母亲照顾她的饮食
  

  走出楼门,记者提出要去采访乔丽萍的母亲,乔丽萍犹豫了一会儿,答应了。从社区到她家,步行只需要十来分钟。路上,乔丽萍给记者讲了自己母亲的事。
  她的母亲叫张秀莲,今年81岁。以前,老人大部分时间住在大儿子家,直到乔丽萍家发生了一件大事。“2002年入户调查时,我忙得没时间回家,我爱人在铁路工作也回不来,10岁的儿子经常自己做饭。有一天,因为锅太热,儿子倒油的时候,油一下子被点着了。孩子害怕,想用水浇灭,可水倒入锅里,火更大了,把抽油烟机都给点着了。幸好邻居看见,帮他灭了火……”提到这事,乔丽萍仍心有余悸。母亲张秀莲听说后,立即搬了过来。
  乔丽萍住在五楼,这15年来,张秀莲爬上爬下,买菜做饭,照顾着二女儿一家。“现在腿脚越来越不好了,上下楼只能扶住扶手,一点一点地挪。买的菜也不多,够一顿吃就行,不重。而且,有时候邻居们看见了,就帮我拎上来。”张秀莲说,两天前,自己穿鞋的时候突然摔倒,现在行动不便,照顾不了孩子们了。
  乔丽萍也照顾不了母亲,只好请大哥来帮忙。她的大哥乔榆平每天上午8点过来,下午四五点回家。
  “我们一家人都宠着我。”乔丽萍愧疚地说。“因为你最有出息。”大哥乔榆平宽慰她。“我有啥出息啊!”乔丽萍低着头,忍着泪。“社区的人都夸你,这不,记者也来采访你。”乔榆平继续安慰妹妹。
  “你说,这干啥总该有个点儿吧。可她没点儿,上下班没点儿,吃饭也没点儿;晚上十来点回来,电话还不断;黑夜还谋算明天该干啥;家里啥也顾不上。家离得这么近,我每天中午还要问她,回不回来……”张秀莲向记者数落着女儿。“你就不心疼她?不想让她换个工作?”记者问。“她年轻,越忙越好,我高兴着呢。”张秀莲回答。
  “你不是说过好几次让我换工作?”乔丽萍揭了母亲的短。
  “心疼也没办法,国家有要求,就好好干。”张秀莲终于说了实话。
  离开乔丽萍家,记者问她:“你就不能请个假,陪陪你妈?”
  “不能。我们今年还没休息过呢,不管是周末,还是五一、端午。不是我一个人这样,副主任李惠,婆婆住院10天,没请过假;社保员张香云,孩子明天高考,现在还在上班;社保员张艳腰肌劳损,上午办了住院手续,中午又来了单位……”乔丽萍扳着指头数着,“大家都这样,我怎么能不带个好头?”
    

  ○工作实绩
  

  她带领社区工作人员通过与劳动部门以及辖区商户、企业联系,让很多下岗工人再就业;并利用各级帮扶政策,定期开展技能培训,让一些下岗工人掌握了一技之长,当上了“小老板”……
  她推动社区开展“一对一”精准服务,实行“一卡一册、一人一策”,为特殊人群提供专项服务,解决他们生活、住房、工作等各类需求。
  她多方呼吁,修好了破旧的站北路,改善了居民的出行条件;修起了石太铁路的隔离墙,消除了居民的安全隐患。
  她牵头组织 “家风家训演讲赛”“九九重阳节 浓浓不老情”“做创建文明城市的模范”“争做合格党员”等活动,提高了居民的文明素质,丰富了居民的文化生活。
  

  ○寻美路上
  

  领着记者回家的路上,乔丽萍被居民杜翠花叫住,两个人笑着聊了一会儿。

 

杜翠花的早餐摊要拆,可她还是说乔丽萍的好


  记者注意到,杜翠花是从一个路边的早餐摊出来的,摊上当做围墙的编织布上写着一个大大的拆字。想到社区正忙着进行“拆违治乱”,记者就向杜翠花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:“她让你拆了早餐摊,你跟她关系怎么还这么好?”
  杜翠花笑着回答:“她非常好,对每个人都不错,大家有了困难都帮忙解决。这不是她要拆,而是市里的规定。再说了,又不是我一个人拆,大家都拆我就拆,绝不让她为难。”
  杜翠花的话,让记者回味了很久。面对号称“天下第一难”的拆迁问题,一个基层干部该做到多好,才能赢得群众这样的信任和支持啊!

 

山西晚报记者 张立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