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杨龙希:“拼命”主任两件宝 抠门和霸道

 

2017“山西最美社区干部”候选人系列报道之杨龙希

“拼命”主任两件宝 抠门和霸道

 

  ○个人简介
  

  杨龙希,女,49岁,运城市盐湖区北城街道四季绿城社区党支部书记、居委会主任。她曾获得运城市 “十佳社区主任”等荣誉称号。四季绿城社区曾获得“山西省先进基层党组织”“山西省平安家庭建设先进社区”等荣誉。

 

 杨龙希近照

 

  6月1日一大早,在运城市盐湖区北城街道四季绿城社区,社区主任杨龙希就把社区戏剧团的两位负责人请来谈话。主要内容是:临近中、高考了,戏剧团练习时的声音太亮,影响孩子们复习。看似和风细雨,其实杨龙希是下达禁令——“日常练习往后推一推,过了这个重要时间段再练不迟。”两位负责人当即承诺,6月休息一个月,如果练习,就去刚刚收拾出来的地下室,保证不再影响“高考大战”。他们知道,牵涉到原则性的事情,杨龙希一直很“霸道”。
  像这样“说一不二”的事情,杨龙希隔三差五就要处理。别人难免得去求人,但她偏偏非常“霸道”,态度坚决,寸步不让;也有时候,“霸道”也就罢了,她还非常“抠门”,锱铢必较,寸土必争。当然,“霸道”和“抠门”也常常被居民在背后议论,这个主任咋这样呢?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社区主任?记者来到四季绿城社区,对她进行了采访。
  

 “霸道”主任:闹绝食?看我怎么嚷嚷你!
  

  今年4月,杨龙希接到小区一位老人的电话说,他40多岁的女儿已躺在床上4个月了,不吃不喝不下地,人也瘦了一半,急得他没辙。杨龙希火速赶去,老人家的情况她很了解:老人女儿精神方面有些疾病,虽已成家,但几乎很少回婆家,十多年了,一直带着孩子住在娘家,之前社区给她安排了一个保洁员的工作,以减轻这家人的负担。
  今年1月,老人的女儿不小心腰椎滑脱,就开始躺下不起。“以前腰椎就滑脱过一次,这次又滑脱了,她就觉得没脸见人,咋就老是自己病呢?多疑,抑郁,不出门,闹绝食,还有几次跟我说不想活了,要见她妈,可她妈已经不在好多年了……”老人无奈地跟杨龙希说着。
  但杨龙希一来,老人的女儿很快起床了。当时,杨龙希“气不打一处来”:年纪轻轻躺在床上,让80多岁老父亲每天伺候;聪明伶俐的女儿人见人爱,奖状贴了多半个墙,当妈的却躺在床上要死要活。于是,一顿劈头盖脸的“嚷嚷”就开始了。“她不喝水,我说你必须喝,虽然她很不情愿,但还是喝了几口;我说你看看墙上的奖状,这么好的女儿,你怎么能忍心?她不说话,低着头不吭气,她心里清楚着呢,就是闹情绪。”除了“嚷”这个女儿,杨龙希连老人也一起“嚷”,她说老人不应该一直让女儿总住娘家,人家就有自己的小家庭,大人不要过多参与。老人频频点头,眼里带着怜惜,嘴角挂着希冀。
  “嚷”完后,杨龙希又赶紧跑到楼下水果摊,花50多元买了8个橙子,亲眼看着她喝了水,吃了水果,补充了维生素,也补充了勇气和心力,才返回社区工作。当天下班后,她放心不下,又来家里看看,老人又哭又笑,姑娘终于起床了,他们的生活都要恢复正常了。
  关于杨龙希的“霸道”,一种是苦口婆心的“嚷”,一种是煞费苦心的“争”。
  小区里还有一家住户,一直让杨龙希放心不下,就是19岁的脑瘫儿薛博方一家。1岁时,薛博方被诊断出患有脑瘫,3岁时,母亲悄悄离开了他,自此多年,他再也没呼唤过一声“妈妈”。但到了2009年,薛博方忽然开口,开始叫杨龙希“姨妈”,虽非血亲,但在这个命苦的孩子心里,“姨妈”对他最亲。
  1日下午,记者和杨龙希来到薛家。一进门,看到坐在床上的薛博方,杨龙希就叫了一声“宝宝”。小薛喜滋滋地立刻喊了一声“姨妈”,几天没见了,“姨甥俩”格外亲热。说起杨龙希,薛博方的父亲薛晓辉满是感激,“能有现在的这套住房,多亏杨主任帮忙啊。”

 

杨龙希和19岁的脑瘫儿薛博方,一个叫“宝宝”,一个叫“姨妈”,好几天不见格外亲切。


  当时,四季绿城的房源很紧张,杨龙希费了好大劲,才为这家人“争”到这套房子,既争楼层,又争面积,既说“好话”,又说“狠话”。因为薛博方走路不方便,她想争取到一楼,但功亏一篑,只争取到了4楼,这成了她的心病和憾事。但对于薛晓辉来说,已经是帮了天大的忙,“杨主任的好,真的一下子说不完,宝宝做了两次大手术,杨主任每次都要打电话问长问短,看自己能帮上什么忙;逢年过节,杨主任都要来我家看望;宝宝术后做康复,杨主任自个儿买来康复仪器……
  

 “抠门”主任:缺经费啊?让我来想办法!
  

  关于高考禁令的事,杨龙希对社区戏剧团很“霸道”,认为大伙练习时的声音太大,会影响孩子们复习功课,日常练习得往后推一推。不过,对于社区戏剧团,她可不是光“霸道”,她也没忘发挥自己的另一长项——“抠门”,给戏剧团精打细算、排忧解难。
  那天谈话,其实还有一项内容——戏剧团活动场地,“以前戏剧团的老人都是在办公楼上活动,旁边就是居民区,上班时间噪声不小,吵得大家不行。”但社区活动场地有限,再给戏剧团找场地,会涉及到租房、租金问题,在社区财力紧张的情况下,肯定不现实。于是,杨龙希一盘算,想出一个办法:能否让开发商提供一间地下室。本来大家颇有疑虑,但不知是慑于杨龙希深入人心的“霸道”,还是习惯了她有口皆碑的“抠门”,反正开发商同意了,答应腾出3间地下室,打通墙壁,这样一间70多平方米的活动室就有了。
  像这样跑断腿、磨破嘴、动尽脑子的“抠门”事,杨龙希可是做过不少,杨龙希从来都是自己出马找资源、谈合作,尽最大能力减少花费。这其中不仅是一个社区主任的成本核算能力,更是一个操盘手的市场开发能力。
  一台小区消夏晚会,搭建舞台、音响、灯光这些费用怎么也得三五千元,杨龙希找到一家幼儿园,跟园长“谈”条件:幼儿园搭舞台、立音响,晚会节目则融入老师和孩子的表演,一来宣传了幼儿园,二来居民们也可以了解幼儿园的特色。如此“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”的互惠营销,幼儿园当然连连说好,消夏晚会也就成了“合家欢、老少乐”。
  社区要搞好媳妇评选,杨龙希找来赞助商;居民家电出现故障,她跑到运城职业技术学院洽谈,拉来学生免费为居民维修家电,当场修好当场拿走,修不好则拿回学校继续维修,豆浆机、饮水机、手电筒……用她的话说,“社区给学生们提供了一个理论和实践结合的实习平台,同时也解决了居民们的需求,这样的好事何乐而不为?”
  

 被居民背后“议论”的主任:她太爱干活了,太拼命了
  

  有些事情,若不是被居民们提起,杨龙希可能都忽略不计了。
  社区有个年轻女孩叫卫思宁,有一次晚上10点多下高铁,发了微信朋友圈看能不能搭个顺车。正好杨龙希看到了,就让丈夫去车站接上,安全地把卫思宁送回家,也让卫家的老老少少湿润了眼眶。
  这件事杨龙希没放在心上,但80多岁的居民茹天武老先生一直刻骨铭心,“她太有责任心了,无论对谁!她太爱干活了,无所谓名利!社区事情千头万绪,听着都头大,但她心里有数,有定气,是一位让老百姓信任的社区主任。”杨龙希搭班子的几位副主任跟着她一路“取经”,已经有好几位被分到新的社区独当一面,但“有位副主任哭着说不走,想留在杨主任身边。”茹天武向记者透露这个秘密,“你说杨主任有多好?”
  感动之余,爱好书法的茹先生还悄悄给杨龙希备了一份“大礼”,打算过段时间搬走时送给杨龙希,碰到记者采访,“正好借这个机会,就先给杨主任看一看。”
  “大礼”是一幅字、一首诗,是茹先生对杨龙希的印象:“情怀若兰气质脱凡,盘点担当巾帼可点,竭诚事党不计分享,隐名让誉晋榜当彰”。字矫若游龙,诗发自肺腑,不过这可让一贯“霸气范儿”的杨龙希害羞了:“这么高的评价,我真的不好意思了。”
  往事历历,犹在茹先生和居民们的眼前。
  2012年元月,四季绿城社区成立,这里是运城市政府保障性住房小区,4000多户,13000多人。成立之初,社区要挨家挨户摸清情况,整整3个月,工作人员进入“无休息”模式,杨龙希和同事们实行错时上班,“居民下班我上班”,拖着患有滑膜炎的腿,饿了吃些干粮,累了席地而坐。69岁的居民尚雪玉都看在眼里,最开始,她好几次看见杨龙希坐在绿化带边上等居民,起初还以为找人的呢,后来才知道是社区主任,赶紧邀请她去家里歇歇。80后居民谢女士说:“我们都是上班族,晚上回来就不早了,杨主任去我们家家访是在晚上10点,开开门一看是社区主任,我们都愣住了。”谢女士说,杨主任太拼命了。
  而在杨龙希眼里,正是有了3个月的疯狂工作,才给以后打下了基础,正是有了这次地毯式的家访,才掌握了大量的居民信息:谁爱好唱歌,谁爱好书法,谁爱好跳舞,谁爱好做公益,很快,社区成立了合唱团、戏曲团、书法班、器乐团、舞蹈队、秧歌队……歌声如云,丝竹如锦,翰墨连篇,笑声不绝,一年、两年、三年、四年,心是这样凝聚的,爱是这样传播的,生活是这样美好的。

 

  ○工作实绩
  

  在她的带领下,社区党员和弱势群体结对子,长期帮扶;在她的提议下,社区卫生服务站设立家庭病床,24小时义务接诊;在她的号召下,志愿服务力量不断加强;在她的争取下,辖区商铺为特困户提供折扣商品。
  

  ○寻美路上
  

  从早上8点到下午6点,记者跟随杨龙希“马不停蹄”忙前忙后了一天,采访当天,运城是个高温天,她却一刻不停歇:处理戏剧团声音扰民、看望孤寡老人、残疾儿童……只有下班后,骑上20分钟电动车,去看望80多岁的老母亲。
  一天忙忙碌碌,在她眼里一点看不到疲倦,她总结自己的工作:充实、责任、奉献。她将全身心投入到社区工作中,面对记者采访,她却有些不好意思:我只会做事,不会说,要不你们别采访我了。可面对居民们,她头头是道,说得人心服口服。
  事实上,她踏实工作、敢当重任、乐于奉献的精神,已经感化了她的同事和居民们。也难怪她的同事不愿意离开她,即使是去更好的岗位上;她的居民对她竖起大拇指,即使是受到严肃的“批评”和“谈话”。

 

 

山西晚报记者  徐麦丽